top of page
Love

- 加入我們 - 2023年起基金會只需要倚賴利息就能營運,小潘與太太還有所有基金會董事皆是義工,小潘還自己建立、架設轉換資料到新的網站,目的就是希望基金會裡的捐款能100%用在年輕孩子身上,也不負所有捐款人之托。

向上比賽讓人變得強大

向上比賽讓人變得強大

今年已經是第四年潘政琮基金會舉辦AJGA的比賽了,不只一個人建議我們「把比賽辦在比較不熱門的地點」,這樣比賽的陣容比較弱,台灣的選手們比較容易贏或是取得積分“。最初我也覺得這樣挺有道理,目前舉辦比賽的兩個地點,特別是德州,選手的陣容很強,2023年男生要是全卡資格才排的進來參加比賽,選手大老遠來到美國這樣似乎比較不利。


我知道建議的人都是好心,我跟小潘哥針對這個問題認真深切地討論過,我們最後回到原點達成了一個共識-選手必需要向上比賽才會實質的變得強大。實力是騙不了人的,大學的教練們也很清楚每一場比賽的陣容強弱,找一個小比賽贏了冠軍可以高興一陣子,但耗費了這麼大的資源並不是讓我們的選手出來自我感覺量好的。


我們希望台灣最好的選手們出來海外比賽的目的就是希望讓他們知道世界有多大,台灣的人真的太少了,打來打去就是那些人,台灣真的太小了,打來打去就是固定的球場,所以我們要讓他們出來看看外面的水有多深、挑戰不熟悉的球場,學習在舒適圈外如何自處、並且看到自己哪裡不足、知道自己該往哪一個方向努力。有人說,球場練習一次就比賽真的太少了。然而、這才是真實的世界,選手一路打到職業,很經常的都是下去練十八洞就是隔天比賽,面對不同的草種、果嶺速度或是高海拔,選手們就是要從小給他們多樣的環境磨鍊以適應真實世界的挑戰。


第一次出來打不好千萬不要氣餒、這一切才是開始而已 ; 出來打好了要肯定自己、知道自己用正確的方式走在正確的路上。我們都是在挫折中學會如何站起來、學會處理失敗的人才有機會邁向成功。


向上比賽、越級比賽,這都是盧宏宗老師留下來給我們最珍貴的智慧。政琮15歲贏得亞運銀牌之後,盧老師告訴他不要再去打分齡賽,結果他把歐巡一站的中國公開賽報名表拿給老師。老師笑著說:“我是跟你說要向上比賽,但你知道這是歐巡賽嗎?“。政琮說他知道,然後在香港取得資格進入正賽,雖然正賽沒有晉級,他看到了歐巡賽的場地設置、選手強度、我記得被淘汰當天老師指著其他被淘汰的選手們,語重心長的對政琮說“這一些人拿著自己的錢來比賽,今天一毛也沒賺到就要離開“。在那個當下我想對政琮來說是很震撼的一幕。之後到了美國,他有打一些AJGA、但因為在美國業餘錦標賽的好成績讓他取得了各大業餘賽事的資格,從16歲那時開始,政琮每年暑假一個人穿梭在一群大學生的比賽裡面,他一個人旅行,不認識任何人的他經常都是在球場一個人吃飯,從一開始打三四十名到17歲贏得西方業餘錦標賽比桿賽的冠軍,接著就開始參加美國公開賽的資格賽。19歲第一次打美國公開賽打了78-78被淘汰以後,政琮一個人站在練習果嶺旁邊觀察其他的職業選手切桿,他告訴我他在研究Luke Donald到底是怎麼切,想學習在這麼硬的果嶺上面要怎麼處理。


寫這些小故事不是在炫耀以前的豐功偉業,老實說其實現在回頭看,都覺得那些是很小的比賽,我只是想要讓年輕的選手們與家長知道,政琮的身材體能條件不要說美巡賽,從小到大都是倒數幾名的,柔軟度也不好,他常常說,連我都能打到今天,這些小孩每一個都有機會,但是要用對的方法,要走對的路,所以我要讓他們出來看世界。


向上比賽、越級比賽,家長不要擔心孩子受挫,更要丟掉面子問題,打不好就打不好,也不要找藉口,讓他們去闖去撞,這一切都會是年輕孩子成長的果實。


By Michelle

417 次查看
bottom of page